当前位置:杭州棉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搞笑两只鸽子
两只鸽子
2022-10-14

马上就要出国了,接下来的两年多的时间里,我将与妈妈天各一方。从小到大还没有与妈妈曾这么长时间地分别过,我心里头像压着一块巨石,喘息困难。窝在家里,愁情烦绪浓上浓,我只好背起挚爱的画板,拽着妈妈一起去左海公园,想让她在我出国前最后一次陪我去写生。从三周岁又三个月时妈妈送我学画起,她已经无数次地陪我在左海公园写生了。

公园里熙熙攘攘,花草竞香摇春风,飞鸟补巢忙衔泥,当然还有那成群结队沐浴在春风暖阳里的人们。而我挽着妈妈的胳膊,穿过这无边的快乐,径直来到公园的一角——鸽子林。小时候,还没有学画画时,妈妈爸爸就经常带我来这喂鸽子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爱鸽子,甚至对妈妈说过这样的话:“妈妈,我对鸽子的爱就像您对我的爱一样。您可别嫉妒鸽子哦!”后来学画了,虽然我是如此地喜爱鸽子,但我画鸽子时,从来都是一幅画只画一只鸽子,不画一群,也不画一对。

“又来画鸽子啦?”鸽子的主人满面春风,殷勤的话语如一抹娇媚的春光照进了我的心里。仿佛我的到来可以给她带来无上的福分一样。其实只不过因为我来这喂鸽子的次数多了,与她熟面了,她见我自然便觉得是亲近的了。人的感情总是这样,点点滴滴累积而起。

照例,妈妈搬一张小板凳坐一旁,我看鸽子,她看我。我抓着满把的玉米往远处撒、往脚边撒,鸽子咕咕咕地扑腾着翅膀从它们住的房子屋顶、休憩的树枝上飞了下来,文明礼貌地啄食。我又抓些玉米在手上,便有鸽子过来啄我手心上的玉米,啄一下,我的手痒一下,跟随着我的心也紧张一下。小时候我常常幻想自己也像鸽子一样有一双轻盈的翅膀,翅膀扇动一下,便愉悦地飞过树梢,飞过高楼大厦,飞上蓝天。如今,我长大了,翅膀并没有长出,却要飞到一个遥远的国度去追求我的梦想了。想到这,我的心又一阵发酸,不敢扭头去看妈妈,我知道她一定在用那双深情的眼睛锁着我。

喂完鸽子,我便展开画板、铺好纸——速写鸽子。

笔尖沙沙,春日无声。

“秀儿,你今天咋画了两只鸽子呢?你不是从来都只画一只的吗?”妈妈疑惑了。

“妈妈,一只鸽子一生只有一个伴儿,如果一方死了,另一方就永不再结新欢,真的做到了爱是一生一世。我从前不画,是怕影响您的心情。可是妈妈,爸已经离去那么久了……如今我又要远行,这巢空了呀……”我终于把我担心的话儿说出了口。

妈妈猛地把脸别开,背对着我,我知道她肯定又在抑制她内心起伏的波涛了。许久,她转过身来缓缓地说:“囡,这巢不会空的,别担心!”

路灯突地亮起,昏黄的灯光里走来一个人影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那不是妈妈的老同学何叔叔吗?听说他也单着……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桑麟康)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